首页 »

我国癌症发病持续走高,“金标准”诊断病理从业人员仅3.2万名,缺口仍巨大

2019/10/9 23:38:00

我国癌症发病持续走高,“金标准”诊断病理从业人员仅3.2万名,缺口仍巨大

我国恶性肿瘤发病率约占世界22%,发病人数居全球首位。作为公认的肿瘤诊断“金标准”,病理诊断是目前指导临床治疗和预后评估最可靠的依据。近日病理学相关会议上传出消息:我国病理相关从业人员缺口巨大,全国仅有3.2万名从业人员,其中病理医生为1.7万名,技术人员1.4万名。

 

什么是病理诊断?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精准肿瘤中心副主任、病理科主任王坚教授说,从患者身上取出一块组织标本,经过技术处理制成一张薄薄的玻片,最后由病理医师通过显微镜,依照其形态做出诊断,这个过程被称为病理诊断。

 

专家进一步解释:长期以来,病理诊断流程对手工依赖性高、自动化程度较低。正因此,对病理医生的技术性要求高、培养周期长等因素,导致从业人员缺口迟迟难以补上。此外,随着伴随诊断、分子诊断、远程会诊及数字病理等检测需求不断递增,病理科在满足临床对快速、准确、靶向、预测性病理诊断的需求方面,面临巨大挑战。

 

数据显示,2013年至2017年,肿瘤医院病理科工作量均连续5年上升。仅去年工作总量已达25.5849万次,术中冰冻达1.6万例。高负荷情况下,仍完成术中冰冻病理诊断、常规病理诊断符合率大于99%、常规病理诊断准确率大于99%的诊断率。

 

“临床上较为合理的比例是病理医生与医技人员比例为1:1.5,100张床位配1名病理医生,但上海地区也只能达到100张床位配0.6-0.8名医生,国内平均水平甚至更低。”王坚直言。他同时建议,集全市三甲医院优质医疗资源,帮助二级医院,实现同级化病理中心。此外,国内数个城市已成立第三方病理医学研究所,目前上海病理研究所也在筹备发展,以期实现资源最优化应用。

 

另悉,肿瘤医院病理科近日引进上海市首台“单独滴染”新型HE组织染色解决方案——VENTANA HE 600染色系统,新系统将染色流程由50多步降至十几步,减少了70-80%的工作量,提升了病理实验室规范化、精益化管理水平。